关注官方微信
微信号:CMA-CTS

中南大学首届湘雅名医胡成平:下辈子还想当医生

来源 中南大学湘雅医院 作者 邓彭博 添加时间 2014/11/17 点击次数 4303

 编者按:都说和工作谈恋爱,能让人保持幸福快乐,而有这么一个她,总认为自己找到了她最合适的恋爱对象”——当医生,30年的医学生涯,她始终和这份工作保持着热恋的感觉。她多次发自肺腑地感叹:我太喜欢医学专业了,下辈子还要当医生。而她的人生也因成为医生而熠熠生辉。她,就是中南大学首届湘雅名医、湘雅医院呼吸内科主任胡成平教授。

   胡成平教授在中南大学首届湘雅名医颁奖典礼现场

胡成平教授,中南大学首届湘雅名医、一级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湘雅医院呼吸内科主任、湖南省呼吸内科医疗质量控制中心主任、湖南省临床医疗技术研究中心主任、湖南省支气管哮喘研究中心主任;现任湖南省医学会呼吸病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湖南省抗癌协会肺癌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湖南省肺癌防治联盟主席、湖南省抗癌协会副理事长、湖南省防痨协会副理事长、湖南省康复医学会呼吸康复专业委员会副主委。

与职业相识相恋相守

1975年,彼时的胡成平还在农村下放,一名知青胃出血,情况危急。正当所有人都束手无策时,医生组织大家输血抢救,将这名知青救了回来。初识医学的影响,医生的伟大形象在胡成平的心里扎了根,对这个职业充满了敬仰。于是,在1977年恢复高考时,她毫不犹豫地报考了医学院校,并顺利毕业成为了一名呼吸科医生。


中南大学首届湘雅名医、湘雅医院呼吸内科主任胡成平教授

 

1999年,胡成平只身前往迈阿密大学求学充电,在那里,她再一次感受到了美国医生的敬业,并收获了不少国外先进的医学理念。美国的住院医生早上6点便开始查房,他们要在主治医生8点查房前看完所有患者,这一点非常值得敬佩。胡成平告诉我们。

胡成平对美国医生的专一赞口不绝,她始终坚持临床医生一定要扎扎实实做临床,作为科主任的她临床排班几乎是医院最多的之一。

渐渐地,她在临床上的过人之处显现出来。2003年,作为湖南省SARS救治领导小组组长,胡成平工作在SARS防控第一线。那段时间里,在胡教授的白大褂里,装着一个小日记本,凡是她亲自参与会诊患者的情况均有详细记录,从时间、姓名、体温、肺部检查到一般情况、用药都记载得清清楚楚,而这样的小本子已经有了几个。为了对每一名患者进行详细追踪观察,她总是利用晚上的空档一一打电话到会诊单位科室主任或者主管医生那儿,不放过病情中的丝毫变化。曾多次邀请胡教授会诊的某地区人民医院呼吸科主任评价胡教授:我们最欢迎像胡教授这样的专家主持会诊,因为她对病情了解非常详细,沉着冷静,指挥得干脆利落。下基层排查72小时连轴转,只能在车上睡一会,下车就打起精神排查患者。最让人动容的是,她的母亲当时正处于卵巢癌晚期接受抢救的危急时刻,夹在母亲与工作的责任中,胡成平难以两全,母亲在SARS期间不幸去世,而这也成为她最大的遗憾。

由于胡成平在SARS期间突出的表现,被评为湖南省劳动模范,并荣获全国三八红旗手,随后还承担了防控禽流感、H1N1的工作,均得到了认可。

与医学研究、教育相伴

身处教学医院的医生大部分时间都交给了病房,交给了门诊,交给了患者。业余时间里便是查阅资料、科学研究、撰写论文、读书备课。将大部分的业余时间都奉献给了医学研究与医学教育。

胡成平认为,要做好综合医院呼吸学科带头人,需要掌握更广的研究领域。于是她选择了肺癌、介入、感染、哮喘等多个领域进行研究。在肺癌的应用基础研究方面,建立了稳定的肺癌细胞模型及苯并芘肺内注射诱发大鼠原发性肺癌动物模型等实验技术平台,形成了对肺癌耐药机制及其对策研究、肺癌患者微环境调节机制等明确的研究方向。在探讨呼吸系统感染生物被膜形成与细菌耐药机制、真菌易感机制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参与国家863计划常见重症肺部细菌感染的病原学和耐药基因检测芯片的开发研究人感染禽流感病毒H5N1临床特征和诊治策略方法的研究,负责卫生部公益性行业科研专项课题在突发公共事件中重症医学平台建立与生命支持关键技术的研究与推广重症感染的病原微生物早期检测与预警子课题。

胡成平在美国研修期间,进行了哮喘神经源性发病机制研究,回国后申请到国家自然基金,延续了在美国进行的课题。对支气管哮喘神经源性炎症以及相关发病机制等研究在国内同领域中产生较大影响。参与国家973课题:呼吸系统疾病与损伤基础研究。先后承担国家自然基金、省自然基金21项。发表论文248篇,其中SCI论文26篇,出版专著29部。获专利1项,湖南省医学科技一等奖2项,二等奖1项、湖南省科技进步二等奖3项、三等奖1项。

 胡成平教授在查房

医疗、教学、科研,短短6个字,却凝结了胡成平无数心血。当问及她娇小的身躯如何蕴藏如此巨大的能量时,她说:原因正是对医学的热爱,有了这份爱才会激发主动性和创造性,才会有干事的激情、创业的豪情、敬业的痴情。当然,做好事业必定会有牺牲,我对家庭和孩子的付出太少,让我颇为内疚。然而,如果有下辈子,我还想当医生。



 

    评论新闻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